当前位置: 首页 >普法课堂

高院:关于打架受伤能否认定工伤的裁判意见(二)

案例二:(2020)渝行申455号

基本案情:

王某系某检测公司实验室员工。2018年6月11日上午8时许,王某指导案外人谢某在实验室外墙操作回弹仪时,遭到案外人即实验室主任李某呵斥,并指责王某将办公室外墙壁弹得坑坑洼洼的,双方为此发生争吵,后各自回办公室工作。

约9时许,案外人李某与其他员工准备去工地项目部一分部参加活动,上车时,王某叫住案外人李某理论,随后双方发生激烈争吵,争吵过程中,李某持手中的安全帽砸向王某左侧耳部,后经同事劝开。纠纷平息后,王某向公安机关报警,并经同事陪同,到巴南区人民医院就诊,后转移至重庆市东南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创伤性耳聋(左),外耳挫伤(左)。

王某向巴南区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2019年3月28日,巴南区人社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王某于2018年6月11日受到的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三)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决定认定为工伤。

2019年10月15日,巴南区人社局作出巴南人社伤险撤字《工伤决定撤销通知书》,决定撤销2019年5月7日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

2019年10月24日,巴南区人社局作出巴南人社伤险《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王某于2018年6月11日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之规定,不属于工伤认定的情形,现决定不予认定为工伤。

现王某不服巴南区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遂提起诉讼。

高院认为:

打架事件虽然缘起工作,但双方当事人的言行已脱离工作范围,演变成个人之间的逞强斗狠。《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认定为工伤。该条文的精神实质在于为维护正常的生产工作秩序,职工在完成工作所需的活动中受到暴力伤害,其合法权益应当给予保护,但法律不保护职工之间个人的吵架斗殴,即使因工作而引起的吵架斗殴,这种方式方法是法律和社会公序良俗所不允许的。申请人王某与李某之间因争吵而导致的打斗受伤,公安机关已依据治安管理法律法规作出处理,李某因打伤申请人王某的行为,承担了自己该承担的治安法律责任。基于此,被申请人巴南区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具有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判决驳回申请人王某的诉讼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并无不当。因此,王某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王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王某的再审申请。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高院:关于打架受伤能否认定工伤的裁判意见(三)
下一篇: 高院:关于打架受伤能否认定工伤的裁判意见(一)